“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划重点:

1、作为一个比较好的政企业务增长点,5G消息有一些机会,在阿里钉钉、华为welink、腾讯企业微信等市场间隙,还有增长空间。但作为个人社交应用的5G消息,运营商已经晚了10年。

2、运营商业务越来越多地与互联网企业重叠、交叉的大背景下,运营商进一步推动互联网转型、以变求存的欲望更加强烈。抱团取暖也成为三大巨头的必然选择。

3、2012年,短信业务达到8973亿条的顶峰后,开始断崖式下跌。2013年春节,短信发送数落到311.7亿条。彼时正值微信诞生第二年,用户数超过3亿(2012年财报)。

4、与当前的很多互联网APP依赖手机号码验证不同,5G消息是网络原生、终端原生、运营商原生的功能,且可实现不同应用间的互联互通。运营商通过用户的手机号码,即可为用户提供各类APP的入口。

来源:财经十一人(ID: caijingEleven)

记者:王凤

编辑:谢丽容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短信归来,不过,是以“5G消息”的新面目。
4月8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联合发布《5G消息白皮书》(以下称《白皮书》),推出5G消息业务。这是传统短信业务的升级,消息变得多媒体化(文本、图片、音视频)、轻量化。行业预估,该服务将于6月商用。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简言之,5G消息是一个集成平台。个人可以实现各类服务的即需即用,而不必分别找到服务的app或专门入口寻求服务。企业多了一个与个人客户交互的端口,企业服务更便捷地触达用户。5G消息也是一个基础设施、生态系统,可以吸纳各类服务与内容入驻。
其背后的技术是RCS(Rich Communication Suite,互联网与移动通信相结合的一种系统架构)。RCS是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在2008年提出的一种通讯方式,RCS融合了语音、消息、状态栏、位置服务等通信服务,用以丰富通话、短信、联系人等手机系统原生应用的客户体验。
RCS被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运营商的战略方向,也是其应对以微信为代表的OTT(Over the Top)业务冲击的有力抓手。2014年,4G时代,中国移动发布《下一代融合通信白皮书》,倡导“三新”手机(新通信、新消息、新联系)理念。
但是,受困于运营商竞争、技术标准不统一等因素,RCS一直没有起势。运营商的短信业务遭受微信的冲击明显。2012年,短信业务达到8973亿条的顶峰后,开启断崖式下跌。2013年春节,短信发送数落到311.7亿条。彼时正值微信诞生第二年,用户数超过3亿(2012年财报)。
此次,三大运营商合纵连横,打破彼此之间的藩篱,给该业务带来转机。根据《白皮书》,5G消息业务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个人用户与个人用户的交互,包含点对点、群发和群聊功能。二是行业客户与个人用户之间的交互。
与当前的很多互联网APP依赖手机号码验证不同,5G消息是网络原生、终端原生、运营商原生的功能。运营商通过用户的手机号码,即可为用户提供各类APP的入口。不同消息类APP之间也可凭此实现沟通互动,即,它是互联互通的。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通信从业人士称,作为一个比较好的政企业务增长点,5G消息是非常基础的业务。在阿里钉钉、华为welink、腾讯企业微信等市场间隙,还有增长空间。但作为个人社交应用的5G消息,运营商的RCS业务晚了10年。
RCS的推开需要一个引爆点,用户真的用起来。要真正做好,5G消息还缺什么?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从70字短信到富媒体
3G、4G时代,RCS面临诸多内外限制。
一位华为运营商BG工作十几年的通信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技术上,传统短消息通过底层协议实现,是特殊硬件做的,能力特别弱,一次只能输入70个汉字。如果组织一个UI(用户界面)得连续发很多短消息,运营商短消息中心的硬件能力将全部被消耗。
2G时代(2008年以前),短信业务如日中天,运营商未遭遇OTT业务的竞争威胁,没有足够的动力推动通信业务与互联网业务的融合。
3G时代(2008年-2013年),流量仍然相对不便宜,带宽不“宽”,运营商很难承载视频等大规模流量业务。由于涉及产业链条长,博弈激烈且复杂,统一的标准也很难落定。
4G时代(2013年-2019年),以微信为代表的OTT业务崛起并不断侵蚀运营商传统短信业务,有了危机感的中国移动推出《下一代融合通信白皮书》为主、飞信为辅的反击。但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并不支持RCS技术,终端生态未铺开,最终不了了之。
5G时代(2019—),大宽带、广连接、低时延是典型场景,运营商的硬件能力增强、带宽变得更加丰富,“(运营商)可能修改了底层协议”,上述通信人士分析,5G消息很可能通过用CPU或者集群服务器实现,和微信没有本质区别。
技术标准的统一,给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奠定基础。5G消息基于GSMA RCS UP 标准构建。GSM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2017年发布的RCS Universal Profile 2.3,完善了商业富媒体消息的国际标准,进一步拓展了产品形态和应用场景。
尽管网络登录与用户身份认证等安全相关服务,使得短信业务自2018年止跌转升。但是,互联网应用对话音业务替代影响加深。
根据工信部数据,2019年,全国移动短信业务量同比增长37.5%,增速较2018年提高23.5个百分点。与此对比鲜明,2019年,全国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为2.4万亿分钟,同比下降5.9%。这是移动电话去话业务连续下滑的第五个年头。
当前,RCS是运营商亟需的新增长点。2019年,三大运营商交出的答卷不尽人意。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营收分别同比下降0.4%、0.1%,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3.3%、9.5%。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2020年的5G网络开支从去年240亿,增至1803亿元。
移动宽带等业务增长乏力、5G资本开支猛增、整个通信产业步入“微利时代”,业务越来越多地与互联网企业重叠、交叉的大背景下,运营商进一步推动互联网转型、以变求存的欲望更加强烈。抱团取暖也成为了三大巨头的必然选择。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一个号码,打穿所有APP的墙
相比短信,RCS支撑的5G消息更加富有“内涵”。无论是个人用户还是行业客户,5G消息均可包含文本、图片、音频、视频、表情、位置和联系人等多种媒体格式。它还将继承移动飞聊的在线、离线均可接收功能。
个人用户可以查看消息状态报告和消息历史管理。为了平滑过渡,个人用户点对点、一对多群发的消息支持与短信之间的相互转化,消息接收方不是5G消息用户或当前不在线,网络把消息自动转化为短信。此外,个人可建立群聊。
行业客户则以Chatbot(聊天机器人,行业客户向终端客户提供的以对话形式呈现的服务)形式与个人用户建立5G消息触点。除富媒体内容外,行业客户可以发送富媒体卡片,消息中可携带选项列表(包括“建议回复”和“建议操作”),并有浏览器、二维码、输入ID等多种触发方式。
用户在消息窗口完成服务搜索、发现、交互、支付等一站式业务体验——撇开朋友圈、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运营商的5G消息和微信大同小异。但是,与微信、钉钉、飞书等软件不同,5G消息的优势是原生、互联互通。
5G消息是网络原生、终端原生、运营商原生的功能。GSMA已计划将5G消息纳入5G终端必选功能。也就是说,它将和语音电话一样自然,5G终端普及,它也普及。
互联互通则指,只要有一个电话号码,就能够接收5G消息。微信、钉钉等个人、企业社交软件,为了圈住用户,各自建立了通讯录和APP墙。彼此均为微信用户,才能接收彼此消息。5G消息拆除了这一藩篱。运营商的RCS将开放接口。
“底层运营商已经搞定,APP开发公司相当于做一个个壳子,可以尽情发挥,且各类APP能够互联互通”,上述通信人士解释称,这重构了底层消息和APP的关系,运营商依然只是控制通信的通道。“一旦做起来,微信面临的将不是钉钉、飞书,而是无穷无尽的、一诞生就有海量用户的新APP。”
5G消息的想象空间不止于此。5G时代,万物互联成为现实。除了人与人的基础社交,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的交互将变得越来越普遍。新社交即将或者正在重塑旧社交。
微信是社交领域的霸主。截至2019年底,微信拥有11.65亿用户(2019年财报)。从IM,到语音、视频通话,再到小程序、视频号,微信负载的东西越来越多。
微信在5G时代面临很多新问题。虽然微信生态不断扩张,但是张小龙始终需要平衡微信的用户体验与内容负荷。通信或者广义社交,是微信的起家之本,其他功能都要让位,各类小程序被设定为“下拉可见”。看一看、视频号等后置于第二屏、第三屏。
有人分析,与微信不同,5G消息没有这样的限制,更加轻便,入口统一,面向更广泛的应用场景。相比微信对运营商的过顶袭击,运营商相当于重建了更加底层的基础设施。
未来,大屏、小屏,移动终端、固定终端……人们发送消息给汽车、电视,或机器与机器间交互,将产生大量消息需求。APP越来越多,服务越来越细分下沉,5G消息的服务聚合,某种程度上,是在降低万物互联的成本,实现消息即服务。
从APP到小程序、轻应用,再到RCS,越来越轻量化、聚合化,这是技术与服务形态的演进方向。互联网公司做了APP,微信支付宝做了小程序,手机企业做了轻应用。
不过,一位中国移动人士对《财经》记者强调,5G消息是新一代消息,是运营商对消息业务的自然升级和迭代,不是短信、彩信和下一代微信,是更好的“沟通工具”,而不是社交工具。是communication,而不是social。需要以一颗平常心看待。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行业应用是引爆点?
5G消息由运营商主导,得到终端厂商的积极响应。《白皮书》称,开放的消息通道具有绝对中立性,所有行业客户的接入能力平等。生态系统中的运营商、行业客户、终端厂商、个人用户,相关联的AI技术、SDK技术提供商,均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目前,三星、小米、华为、vivo、OPPO、中兴等手机厂商均陆续在手机内支持融合通信。高通(Qualcomm)、联发科MTK也会在各自处理器产品上支持RCS融合通信能力。早在去年6月,Google就已经在英国和法国Android 消息应用中启用了RCS功能。
全球RCS业务正在加速。2019年,全球RCS月活用户已达2.86亿人,169家RCS运营商已开启服务。当前,中国移动的增强信息用户数量已经在全球5G消息(RCS)市场份额中夺冠。尽管有诸多推力与拉力,运营商面临的困难仍不少。
“它的局限很大,很难构建起一个像微信这样的生态圈”。野村综研(上海)咨询有限公司通信和ICT事业咨询部总监陶旭骏向《财经》记者分析,微信有小程序和支付,5G时代可以拓展多终端同时登录,且一直各种免费。
5G消息的收费模式、合作模式并未公布。上述中国移动人士认为,基础商业模式是按使用量收费。“学互联网是邯郸学步,最后可能不会走路”。
用户习惯是另一大障碍。“即使是坏习惯,也是习惯。”陶旭骏认为,不存在服务足够好就能改变习惯的情况。RCS并没有比目前的社交软件做得更好。“运营商企业应用的二次开发主要靠合作伙伴,不会有太大改变;运营商擅长大规模复制应用,对企业销售可能会不错。”
行业普遍看好5G消息的政企市场、专网应用。GSMA数据显示,目前行业短信全球市场总额为620亿美元。2021年,基于RCS的行业短信全球市场总额将达到740亿美元。5G消息业务也赋能行业客户为其用户提供基于富媒体的新型数字化交互服务。
但是,这一市场亦有局限。企业与用户交互是一个封闭生态。一般企业不会频繁发短信给客户,过度发送算是骚扰。“认识、同意,具有订阅关系才能开展业务”,陶旭骏称,如果基础通信服务免费,增值服务收费,对运营商产品运营要求高,并不能带来大规模高回报。
另一个问题是运营。由运营商负责组织内容的设计、制作、传播等具化服务的“强运营”将增加不必要的成本;而学微信,专注于提供工具、制定游戏规则、建立联系的“弱运营”,可以抓大放小,既可让运营商更轻松,又能激发生态活力。
“能不能成要看有没有契机”、“运营商需要一个引爆点”……多位受访者对《财经》记者表示,5G消息需要一个触发点激发规模应用。正如百度网盘因微信不能传送大文件而迎来增长,这个触发点,可能仅仅是微信、钉钉的裂隙。
一个新时代到来,谁都有可能落伍,谁也都有可能追上潮流。运营商需要一个临界点。万物互联互通的需求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会是吗?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点击在看,即刻变好看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5G消息”高调亮相,会成为“杀手级”应用吗?|财经十一人


感谢对大飞哥的支持

相关新闻

联系电话

13888888888

微信
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