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随着新剧《不完美的她》热播,60岁的惠英红再一次进入观众的视线。
 
有人说,大器晚成的女演员里,内地有一个咏梅,那么香港就要数惠英红了。
 
而知道她跌宕起伏的人生后就会知道,其实才不是什么大器晚成。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22岁,我命由我不由天
父亲是山东有名大家族的公子哥,祖上是满洲正黄旗叶赫那拉氏。
 
50年代,家族遭到清算,惠英红的父亲带着妻儿逃到香港。
 
1960年2月2日,惠英红在香港出生了。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安稳日子没过多久,父亲迷上了赌博还被人算计。逃难来时带的七八根金条也全部用光,全家人一时间穷到没有地方落脚。
 
父亲原本是个秀才,要面子不愿出门谋生。于是父母就把几个哥哥姐姐被送去唱戏,只因为戏校可以管饭。
 
3岁的惠英红则跟着妈妈,在湾仔附近的码头向美国大兵兜售口香糖、扑克牌等小玩意。
 
虽然常常混迹在瘾君子、风尘女和赌徒之间,但聪明伶俐嘴巴又甜的她,常常哄的有钱人开心,请她吃鲍参翅肚。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然而祸不单行,原本就潦倒困苦的一家子还遭遇了当年香港那场最大的台风,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湾仔的一个仓库成为了全家遮风挡雨的避难所,全家老小靠吃餐厅客人吃剩的残渣过了一个多月。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小小年纪,惠英红就亲眼看见过社会各层,最真实,最不堪的模样。
 
「有一个姐姐,我们聊天聊得很开心,但一个小时后,她就因为吸毒,在酒吧门口口吐白沫,死掉了。」
 
13岁那年,碰巧一个舞团正在招人,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要去夜总会当舞艺员,但入团之后她才知道,她不是去跳舞而是去舞狮。
 
虽然心有怨气,舞女身份也不太体面,但惠英红还是扛了下来。因为她坚信跳舞是当时摆脱贫困的唯一出路、
 
于是,惠英红上午上学,下午去夜总会跳舞。
 
人家要用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入行,她只用了九个月就当上了领舞,还去了美国、丹麦等地表演。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命运的转机悄无声息地降临了,一次在惠英红正在台上跳舞,台下坐着的正好是导演张彻,张彻一眼相中这个身形灵活的小姑娘,问她:「你想不想演电影?」
 
1977年,17岁的惠英红凭借张彻导演的《射雕英雄传》中穆念慈一角,正式出道了。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趁着功夫电影在香港的浪潮,她逐渐树立了自己打女的形象,靠的就是那股不要命的劲儿。
 
有一次患了急性盲肠炎和腹膜炎,做完手术第8天她就赶回去拍戏;
 
曾经为了一个镜头,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被打四五十拳;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拍摄《八宝奇兵》时,有一个从16楼往下跳的镜头把替身男演员吓的拒绝。于是惠英红亲自上阵,不料威亚出现故障,落地时整个背部擦伤,血流不止。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也正是这股不服输的劲儿,让功夫片大师刘家良留意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妮子,收她为徒,亲自传授武术。由此,惠英红邵氏武打女星的道路正式开启。
 
皇天不负有心人——影片《长辈》一举将惠英红送上1982年第一届金像奖影后的宝座。
 
她也是金像奖历史上,唯一一个「打女」身份的影后。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只是,当时还懵懵懂懂的惠英红还并不知道金像奖意味着什么,心想这奖杯是铜的,换不了多少钱。
 
那一年,惠英红22岁。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33岁,我已经死过一次
「打女」的定位让她在香港影坛打响第一炮,但也正因为打女身份,在她今后的人生道路里埋下了许多隐形磨难。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当时的香港,武打片当道。
 
「拼命三娘」的惠英红经常浑身是伤:
 
眼睛下面有条伤疤,到现在眼睛还时不时会跳;鼻子被打歪过,有一边没法呼吸,说话时间长了,需要借助嘴巴呼吸;曾经从四层楼上摔下来,摔断了腿……
 
好景不长,90年的香港影坛突然刮起了一股文艺风。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钟楚红、张曼玉拍电影都是美美的,而我拍摄的电影却只有打打打。」 惠英红开始考虑自己的出路,总不能一辈子打打杀杀。
 
然而转型的计划却遭到公司阻挠,一方面她的打女印象太深入人心,转型难度大;
 
另一方面,与其去打破原有的形象,公司不如直接培养扶持年轻的女演员。
 
就这样,万千光辉的影后、武打娇女一夜之间沦为无戏可接的演员。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打戏留下的陈年旧伤,让她患上严重抑郁。
 
惠英红后来时常都说自己命很硬,幸好当年抢救及时,30多颗安眠药没有要了她的命。
 
「既然上天不收我,那就积极地活下去。」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44岁,东山再起
有什么比死亡更坏的呢?
 
惠英红决定振作起来,于是她去了香港中文大学报读短期课程,从英语到风水,什么都学。
 
2001年,导演许鞍华正在筹备《幽灵人间》,问她愿不愿意去演戏里的母亲,因为只是配角。
 
经过了死亡的洗礼,她知道只有放下身段,甘愿演配角甚至客串,从新出发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从此之后她不在介意戏份的多少,并且开始尝试配角。
 
2003年的《无间道2》中,那句经典的「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就是惠英红说的。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2005年开始,更是加盟TVB出演电视剧,出演了一系列让内地观众熟悉她的作品。
 
2009年,导演何宇恒说正在筹备电影《心魔》,其中一个对儿子控制欲极强的母亲的角色找不到合适的人,角色太难了。
 
惠英红看一下剧本就说:「难在哪里,是角色有精神病吗?没问题,我自己就病了很多年。」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哪里是演,而是从心里跑出来的东西。
惠英红的一双大眼睛将《心魔》里一个变态母亲的内心展露无遗,爆炸式的演技也帮她摘得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站在领奖台上,她痛哭:「第一次拿这个奖后,我风光了七年,接着不知道为什么会跌到谷底,不怕丢人跟你们说,我真的试过,自己生命都放弃过,但是现在我很有信心。」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时隔28年重新拿到金像奖影后,很多人都说她运气太好了。但她自己却说:
 
二十多年来,为了证明自己,她几乎每一天都在为每一个角色做充足的准备。
 
44岁东山再起,不是没有道理;
而这28年,只有两个字——值得。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60岁,更忠于自己
惠英红这几年的工作量远超过时下许多年轻的流量女演员。
 
2016年时,为了报答《心魔》的导演何宇恒,她接拍了打戏《MRS K》,因拒用替身被任达华不小心踢成重伤,整整两个月才恢复。
 
这时她突然发现,原来,比起打戏,自己更喜欢文戏。接着这个契机她突破局限,尝试诠释更多角色。
 
《血观音》里险恶阴辣的棠夫人;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温情小制作《幸运是我》中患有阿兹海默的阿嬷;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我和我的祖国》中,对着祖国回归一秒钟都不能等的莲姐;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铁探》中,性格刚毅却充满悲剧色彩的madam万;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直到现在,惠英红仍旧单身。
 
她也有过一段短暂却刻骨铭心的感情:
 
14岁那年,在湾仔码头附近卖口香糖为生。有个十八九岁的混血水兵,每天都来照顾她的生意,买几块口香糖,聊上几句。
 
出发去越南战场的前一晚,水兵来买口香糖,却迟迟不肯离开,还问她:I love you中文怎么说?
 
惠英红一字一句地教,最后水兵用刚学会的广东话说:「我爱你」。
 
第二天,他就离开香港奔赴越南,从那之后,男生没有了音讯,生死未卜。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时隔47年,惠英红回忆起来仍然眼泛泪光:「如果他回来找我,我一定再说一次我爱你;如果他求婚,我会毫不犹豫嫁给他。」
 
不过现在的她却说,不会刻意去找一段新的感情,因为她的人生已经足够精彩。
 
就像新剧名字《不完美的她》那样,惠英红大起大落的人生中,童年记忆和不完整的爱情曾经就是一种遗憾,还好她都挺过来了。
 
只要身上有这股永不服输的劲头,没道理不成功,再也不要再说她大器晚成了,因为就像她说的那样:「我的一生,是别人的两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麦子熟了」,ID:maizi8090。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惠英红:我的60岁,才不是大器晚成!


感谢对大飞哥的支持

相关新闻

联系电话

13888888888

微信
微信
返回顶部